中超球衣广告位增至5个 世界足坛有球队已成人形广告牌连臀部都不放过

原标题:中超球衣广告位增至5个 世界足坛有球队已成人形广告牌,连臀部都不放过

国际足坛不乏因为经营困难出售全身广告位的案例,J联赛2020赛季官方推出了一项全新暖心举措,增设球裤臀部广告,这也旨在让各支俱乐部增加收益。瑞典足坛新军IF卡尔斯塔德在2020赛季曾经有21个广告位,其中胸前有10个广告、背面有4个广告、臀部上都有广告。

毫无疑问,在如今足球全面商业化的时代,球衣广告赞助已经成为了俱乐部非常重要的经济收入来源。

这两年,受到新冠疫情影响,J联赛各支俱乐部在财政方面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亏损,因此J联赛官方也通过各种手段希望帮助球队度过难关。

J联赛对于球衣广告有着严格的规定,此前各支球队的球衣仅有5处可以印有广告。分别为:1、球衣正面号码的上方或者下方;2、球衣正面锁骨处两侧;3、球衣背面号码的上方或者下方;4球衣下摆处;5、球衣左侧袖口或球裤正面左侧。此番,J联赛官方增加了全新的球裤背面臀部广告,各俱乐部可以在球裤左侧或右侧印有小于80平方厘米的广告。

2018赛季,J联赛就首次引入了锁骨广告的概念。鹿岛鹿角俱乐部与日本著名网络二手交易平台为主要业务的Mercari公司签订了赞助合约,赞助金额大约在1年2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300万)左右。

日本媒体也给球衣广告分部分算了下经济账。胸前广告大约可以获得3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980万)赞助,锁骨广告可以获得2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300万),背后广告可以获得2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300万),袖口广告可以获得5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30万人民币)。而新增加的臀部赞助费,大致与袖口和球裤广告相当,大约也在5000万日元左右。这样一来各家俱乐部依靠球衣广告每年最多就可以收益大概约5000万人民币。

臀部广告在世界足坛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就拿西班牙联赛举例,阿拉维斯与赫塔菲等多支球队2020赛季都在球裤后面印有广告,臀部广告也成为了西甲众多小球会盈利的一种手段。当然了臀部广告是否影响球衣整体美观这就见仁见智了。

不过2003年,德国第四级别联赛球队阿马尼亚·汉诺威就因为印上臀部广告收到德国足协的禁令,后来他们还因此将德国足协告上法兰克福的州法院。

另一支因为胸前广告苦不堪言的马球队是马德里竞技,他们2004年签约了一家事儿多的赞助商——哥伦比亚电影公司。你以为印个公司名字就完事儿了?不,公司每上一部新片,就要求马竞穿上印有电影宣传的新版球衣。《蜘蛛侠2》、《好莱坞重案组》、《全民情敌》等10部影片广告相继出现在马竞球衣上……

全球球衣广告最多的要算瑞典第三级别联赛球队IF卡尔斯塔德,他们在2020赛季球衣广告多达21个,几乎遍布了全身上下。有球迷在看到IF卡尔斯塔德的球衣广告后给出建议:“干脆弄个高科技,胸前广告位做成电子屏,可以滚动播出广告。”还有球迷感慨说:“这都可以媲美F1的赛车服了,已经是人形广告牌了!”

自从足球这项运动被发明出来后,就有人把足球视为赚钱和做广告的机会,早在1909年,托马斯·利普顿爵士就赞助了世界上第一次非官方世界杯,但即便如此,也没有人想到去用球衣来进行广告宣传。

上世纪50年代,球衣广告第一次出现。乌拉圭人被认为是球衣广告的先驱,乌拉圭蒙得维的亚佩纳罗尔竞技俱乐部是世界上第一个在胸前贴上赞助商标志的球队。1950年,作为乌拉圭顶级球队之一,佩纳罗尔竞技俱乐部获得了一笔来自蒙得维的亚当地企业的赞助,条件就是佩纳罗尔竞技要穿着印有他们企业广告的球衣参加几场比赛。

在足球的主“战场”欧洲大陆,球衣广告出现得晚了很多。1973年,野格力娇酒的行政总裁君特·马斯特决定向西德足球俱乐部不伦瑞克赞助50万德国马克,以换取该队球员连续5年穿着印有野格力娇酒鹿标的球衣比赛。马斯特的这一商业行为遭到了西德足协的强烈反对,因为当时联赛禁止以这种方式进行广告宣传。在与不伦瑞克足球俱乐部进行协商之后,双方达成协议,不伦瑞克足球俱乐部将自己的狮子队徽改为野格力娇酒的鹿角标志,君特·马斯特则在原有赞助的基础上追加50万德国马克。各家俱乐部纷纷效仿,利用各种各样的形式卖出自己的球衣广告,包括拜仁这样的豪门球队也摘掉了自己的队徽。眼看趋势无法阻挡,1978年西德足协最终将球衣广告赞助合法化。

西甲豪门巴塞罗那直到2005年才开始在球衣上印上广告。巴萨此前在胸前印的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巴萨不但没有收一分钱的赞助费,还会每年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捐助150万美元。只是巴萨最终没有抵挡住金钱的诱惑,他们在2010年与卡塔尔基金会达成了一项每年2500万英镑的协议。当然,巴萨并没有放弃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他们依旧在背后为他们留了一个广告位,这同样值得称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